你可以成为他人的祝福

这两年多在异乡小镇上一个人生活,像是发生了很多,回过头又惭愧自己什么都没做。

2021年1月有个梦境,自己像带翅膀的天使一样飞翔,当时是我最热烈给朋友传福音的时间。

11月有个梦境,我经过两群人的时候,他们在看见我的那一刻就信任我,站起来开心地向我分享他们的一切经历,像是多年未见的好朋友,仿佛我能为他们伸张什么,即使有像是police的力量让所有人离开。

今年3月有个梦境,像是在被审判,问我最后想说些什么,关于上帝。 我引用了米卡在被审时的话,即使上帝因为公义,将我判在地狱,我也要由衷赞美祂。所有人哄堂大笑是我没想到的。

2020年9月20日在小镇上受洗的,当时还以为很快要回国呢。记得晴朗的天气,不算太冷的小河,不同教会的20多个弟兄姐妹。那天跟父亲视频,他很没来由地突然说: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见你就高兴。Eunice在我受洗时用中文念了诗篇100,她最喜欢说“高高兴兴地”这个词,像是念起来本身就会带来高兴;另一个她至今记得的中文词是“一步一步来”。

2021年初认识了个英国小姑娘作女朋友,但后半年又分手了。在30岁生日扔掉了第一个女友送的衣服并为她和家人祈祷,God You give and take away, blessed be Your name.

读了几本书,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跟着翻转电台学习的维特根斯坦。我们不是生活在被物质决定的环境里,而所谓纯粹的内在或者精神世界指涉也毫无必要,只能在语言中空转,内在指涉是死胡同,包括佛教、new age和心理学。我们生活在语言建制里。

工作上没太多大变化,换了title和组,回想一下还是得到了很多鼓励赞扬,但不变的还是一堆杂活。有了更多和人直接打交道的机会,但想要写更多代码。我需要先自己开始写更多。但一个更大的忧虑,是我不知道上帝想要我做什么,普普通通的工作有无数的人在做,上帝的工作很少人在做;让我先做好手头自己能做的!

买了Kobo sage,搭配Koreader很好用。还有deft pro trackball,Shokz的open run骨传导耳机,和好点的椅子。iPad不小心掉在浴缸里,喇叭没有声音了。拿出来关机后正反各立了一天,开机后一切完好,从此决定每天在浴室还是拿着防水的Kobo Sage来读圣经。前两天还把LG gram摔地上花屏了,没想到重新关开机也是一切完好,感谢上帝!

去年12月最值得回忆,我除工作外,每周大概还有30小时代码时间,6小时运动,6小时读书,而洗漱做饭等Must时间控制在约30小时内。圣诞节在教会充满感情地读了Luke 2 13-20,Dorthy也说我读得很不错。圣诞在俱乐部内赛里用佩剑赢了所有人,虽然并没有奖杯。我写这篇文主要是想回头看看,我在最近这几个月效率变差,是如何一步步走岔的。

2月底俄国侵略乌克兰,和国内家人朋友的对话愈发艰难。最近两三个月浪费更多的时间忍不住查看战争走向和各种新闻,好在仍然有church,有fencing night,有偶尔和国内外的小伙伴们聊天,有和好朋友Andrew和他来自乌克兰的妻子Tanya见面。

我如果只念着自己的小日子,难免忧虑彷徨,无趣忧伤,自暴自弃,毫无指望;但念着救恩,念着明明可以抽出更多时间来为一个个具体的家人朋友们祷告,可以为教会有所帮助,就又重新能获得力量。我希冀什么,我渴求什么,无关紧要;要紧的是上帝希望我作什么,如果我不愿意,我需要祈祷,让主的愿望变为我的愿望。愿主的旨意成就。